人间不值得,我要去西藏

来源:http://homeherbgardener.com 时间:01-01 17:08:04

图片

物道君语:

在西藏,凡是有人烟的地方就有藏香,凡是有藏香的地方就有祝福。

一直以来,西藏于我,是一个遥不可及,也难以想象的地方。

什么才是真正的西藏?布达拉宫,风马旗,转经筒,还是酥油茶......这些或许片面。《红楼梦》里读到惜春为贾母抄《心经》,服侍的丫头特意拿了一扎藏香,并特地道:“这是叫写经时点着写的。”

因为藏香是佛的信使,只要诚心足够,藏地人相信,这一缕香便会去到神明居住的地方,自己的祝福就会被神明听到。

对于藏地人来说,人间值不值得不重要,要紧的是藏香之下的人,与他们的心,是否虔诚。

图片

藏香,在西藏经历了1300多年的历史,是藏族人敬神拜佛的信物。

传说佛陀住在祗园时,有人建了一座佛堂,礼请佛陀。当他手持香炉,定定地看向祗园,刚准备礼敬香就飘了出去,徐徐降落在佛陀的头顶上,形成一顶“香云盖”。

于是他们知道,神明不食人间烟火,但喜香气,藏香就是他们最美味的食物。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,藏族人就要点燃一炷藏香。

这一炷香必须干干净净。

图片

藏香需用生长多年的柏树为主料,树干粗大,要用水车磨成柏木泥。藏地吞巴村的制香师,用的是从冰山融化的雪水,一遍一遍地清洗,柏木就会洁净无尘。

再加入藏红花、雪莲花、麝香、红景天、丁香等几十种香材,在石窝上一遍遍地碾压成粉末。最后揉搓香泥,挤成一条条的藏香,在高原阳光下晾晒。

这过程中的每一道,都要净手,净器,乃至净心。不只是为了保证藏香的质量,更深层的含义是洗去内心的杂念,就像藏香师说:“做香时,心不能有杂念,一心一意地。若做不到,那就不要干。”

图片

可即便有这样的要求,他们依然会因为制作藏香而倍感荣耀。因为一边边碾磨藏香,一边边诵经祈祷,神明就会看见你的诚心;当香炉升起弥漫在雪域高原,自己祈祷就会被神明听见。

在藏地空气中除了弥漫着缕缕香味,也弥漫着藏族人朴素的心愿,清净心看世界。如人之初,初心的纯净无暇。

图片

图片

藏香,还也在于治愈人。

早前藏地医疗不发达,许多偏远村落很少、甚至都没有藏医。生了病,往往要跋山涉水请藏医到家里来治病,有不少又因为贫困不了了之。

17世纪藏医学家德达林巴,也是敏珠林寺的创始人,在传统藏香上加入了草药,心脏良药肉豆蔻,肺之良药竹黄,肝之良药藏红花,还有雪莲、红景天......配比成具有药用的藏香。

图片

图片

当然不是立即有效,但因藏地人每天都在用,看不见摸不着的药香,久而久之去除了空气的病毒。

香气也会通过皮肤、风脉、穴位,进入身体可以调节内环境,不易于患流感、被病毒入侵,既强身健体,又闻香养生。

藏香是一种藏药香。世间许多东西都可供养,佛、花、香,但最初的目的往往是,治愈人。

图片

如今敏珠林寺的僧人依然延续古人的做法,制作药用藏香。但藏香香料的采集,尤为严格。

一位法师记录了藏香师的采药过程:“七八月的高原盛夏,正是花开遍野的时候,一阵山风吹过,带来无尽的花草香。就在此时采集花瓣、叶,也以漫山的野花做供养,供养佛,供养使用藏香的人。”

藏香师制香,会严格到一株植物,是生长在山的阴处,还是阳光充沛的地方;是入冬前收集,还是盛夏花开时采摘;也不惜去到高海拔的地方,采集纯天然的香料。

图片

花朵草木,被日月精华滋养得透透地,才能留香于人间。所有制作的严格,执着香料的天时地利,都是为了人。这是藏地人爱自己的一种方式。

就像电影《橙沙之味》中说:“每个生命都该被盛情款待。”真诚地爱自己,款待自己,比什么都要美好重要。

图片

《西藏文化》书中记着一个故事:

“你俩不要贪睡快快起,放开最快的脚步去,去右边的山顶采艾篙,从左边的山顶采柏枝,艾篙柏枝杂一起,好好煨一个‘桑’。给天母煨一个,长寿母煨一个,路神煨一个,让这些神灵都佑护在我身旁。”

“煨桑”,是用制作藏香的香料,与一些五谷杂粮一起焚烧。最初煨桑是因为疫病流行,藏地人用香烟祛除空气中的病毒,如今在藏地寺院,一些百姓家里煨桑,更多是一种祝福。

图片

藏历新年,一些节庆日,或是藏族人的婚姻嫁娶活动,人们都会聚集一起煨桑。一边燃着桑烟,一边抛洒手中的风马旗,这是他们的祝福。

因为香气无处不去,那些念经的声音,为牧业兴旺许愿的声音,替家人祝福的声音,便会弥漫在高原上空,去到神明的身边,得到庇佑。

但煨桑风烟大,藏族人平时多点藏香代替每天的祝福。不只是家里,拉萨的甜茶馆,一天开始的时候店主也必然藏香熏室。因为只有点过藏香,那一天才会是新的。

图片

医院的病房,病人亲属也一早一晚都会熏被窝、衣服,这是给家人的祝福。即便苦痛不顺,也要像每天的香一样,重新点燃,那样每一天都会很香,很清新。

藏地人知道,只要心中的信念不灭,只要藏香燃起,祝福就会去到远方的天际,神明也将护佑着这片人间净土。

藏香,与其说寄托着藏族人对神明虔诚的信仰,不如说是寄托着他们对生命最好的祈福,对生活最好的祝愿。

2008年藏香制作技艺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遗名录。若能传承,何须申遗?

无奈高原植物并不易得,藏香师要忍受高海拔的恶劣,呼吸不畅、甚至危及生命的高原反应。在陡峭的地方,手脚并行采摘,一年常有7、8个月的时间在收集草药。

这样的辛苦与艰辛,制香手艺注定会渐渐消失。点藏香的人少了,高原上的风马旗开始孤独,香烟变成旧日的风景。

图片

有人问:“如果有一天藏香的传统手工艺消失了,藏族人会伤心么?”

有人答:“不要说藏族人,全中国的人,就是全世界的人都会伤心的。”

因为喜欢藏地,是那里的美太神奇,且无法想象。藏族人竟可以用最名贵的药材,干净之心制香,还有用着极致的心去供养佛,生活,生命。这是藏地美之所在,最值得之所在。

不禁要问,如果藏香消失,那份极净之心是否也消失?藏香手艺之美,是否还会被大家看见?这一切或许都要留到未来才有答案。

但在当下,无可置疑的是美正在消失,在死去。

如要许一个愿,那就是如果藏香仍旧成为了存入博物馆里的非遗,那么那颗极净的、爱自己、真诚款待生命的心,不改如初。

此时此刻,在它还未完全消失殆尽之时,愿有更多人看到藏香之美。

人间不值得,我要去西藏。

文字为物道原创,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用户名: 密码:
匿名?